以政府數字化轉型推進省域治理現代化
信息來源:[浙江日報] 发布时间:[2019-12-12] 浏览

省委十四屆六次全會通過的《中共浙江省委關于認真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高水平推進省域治理現代化的決定》指出,必須堅持以數字化治理爲支撐,高水平建設數字浙江、信用浙江,一體推進數字政府、數字經濟、數字社會建設,促進治理方式現代化。浙江以“最多跑一次”改革爲牽引,圍繞建設“掌上辦事、掌上辦公”目標,推進政府數字化轉型走在全國前列。在模範踐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高水平推進省域治理現代化的新形勢下,進一步加快數字政府建設,著力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經濟治理能力、社會治理能力、民生治理能力、生態治理能力,對推進省域治理現代化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發揮“最多跑一次”改革牽引作用,政府數字化轉型成效顯著

浙江發揮“最多跑一次”改革的牽引撬動作用,以數字化變革推進政府職能重塑、流程再造、業務協同、效能提升,增創了“市場有效、政府有爲、企業有利、百姓受益”的體制機制新優勢。

政府工作高效协同。省市县政府之间、政府部门之间信息资源充分共享、职责边界更为清晰、协同联动更为高效,履职方式由政府单一部门行使权力转变为作为一个整体来提供服务。决策和执行过程由单层级、单部门实施向多层级联动、多部门协同转变。2018年9月,浙江在全国率先公布建设实施的政府数字化转型项目清单,包含了经济运行监测分析数字化平台、一体化互联网政府服务(掌上办事)平台等“8+13”项内容,覆盖经济调节、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治理、环境保护、政府运行六大领域,让政務服務更智慧、更高效。掌上办公平台“浙政钉”通过省、市、县、乡、村、小组(网格)六级的互联互通,构建了从上到下全覆盖的在线政府。

企业营商环境不断优化。浙江推进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数据资源共享,促进部门间政務服務相互衔接和协同联动,实现服务流程高效便捷。推行涉企事项移动办、一网通办,建立投资项目在线审批3.0系统,企业投资项目实现审批事项100%网上办理。“互联网+监管”系统建设高效推进,由省市场监管局等单位牵头建设的统一行政执法监管平台,已建成为全省统一的企业主体综合信息数据库,覆盖省、市、县三级6100多个执法部门,既可为市场主体提供快捷方便的服务,也对其形成全程电子化的数据链条和全生命周期的监管链条。

服务快捷方便,百姓获得感明显增强。“浙里办”APP作为全省一体化在线政務服務平台,囊括“掌上办事”“掌上咨询”“掌上投诉”三大核心功能。目前,“浙里办”实名注册用户超过3000万,政務服務事项网上可办率达到100%,掌上可办比例达到73.5%,352项民生事项实现“一证通办”。 实现40个跨部门“一件事”网上、掌上联办,统一公共支付平台累计为群众办理网上缴费业务1.4亿笔,节约群众办事时间约6600万小时。全省统一“好差评”系统正式上线运行并率先对接国家平台。

創新數字治理方式,爲數字經濟“一號工程”保駕護航

當前,數字經濟正在驅動新一輪科技和産業支撐的生産力革命,推動生産方式和生産關系的廣泛變革。以數字政府建設爲引領,打破制約數字化生産力提升的政策障礙和體制瓶頸,構建與數字經濟發展相適應的監管機制和公平普惠、協同治理新模式,是深化實施數字經濟“一號工程”的重要保障,也是浙江提升省域治理效能的關鍵動力。

探索數字經濟法規建設。結合法治浙江、平安浙江建設,浙江制定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信用信息管理等相關政策法規,出台政府與公共信息資源開放共享的管理辦法,引導數字經濟新業態、新模式規範發展。在全國率先推動數字經濟地方立法,《浙江省數字經濟促進條例》已被列入2019年省人大立法預備項目。新形勢下,需要對相關政策法規“立改廢釋”,圍繞數據所有權、使用權、流轉權等制定法律法規或部門規章,及時廢止阻礙數字經濟新業態發展的政策條款,建立以信用爲基礎的數字經濟市場監管機制。

強化數字經濟制度供給。在數字科技創新方面,之江實驗室的建設爲破除制約創新的制度藩籬作出了有益嘗試。産業數字化方面,浙江在全國率先實施“十萬企業上雲”行動,爲推進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有效切入點。城市數字化方面,浙江省在全國首創“移動支付之省”“城市大腦”等多項舉措,爲全國提供了70%的雲計算能力和70%的移動支付能力。新形勢下,需要加快推進政府數字化轉型,加強政務數據整合共享,以數據流引領帶動技術流、物資流、資金流、人才流,發揮輻射帶動作用,推動數據要素在政府、企業、産業鏈上下遊間充分流通和深度融合,爲企業和公衆提供更多有針對性、有效率的公共服務。

創新數字經濟治理模式。杭州在全球率先成立互聯網法院,用信息化手段打造網上智能審判系統,大幅提高了司法透明度。上線全球首個司法區塊鏈系統,啓動運行互聯網發展“司法指數”,發揮監測、評估、預警、引導、激勵等功能。新形勢下,需要建立多元協同治理體系,探索構建政府、平台、企業、行業協會及公衆共同參與的多方治理機制。加快數字經濟信用體系建設,完善失信聯合懲戒機制,構建政府監管、企業自治、政企協同、消費監督“四位一體”的新機制。

加快政府數據開放應用,爲經濟社會數字化治理賦能

隨著政府數字化轉型的推進,數據驅動治理形成了一種新的政府治理結構與決策方式,對政府治理理念、治理範式、治理內容、治理手段等産生了重要影響,是政府治理方式變革的必然趨勢。目前,我國可利用、可開發、有價值的數據80%左右都集中在政府。而政府運行正從條塊分割、封閉的架構邁向一個開放、協同、合作的架構,從以政府爲管理主體轉變爲政府—社會協同治理的公共價值共創過程。這對政府數據開放的需求不斷增加,浙江深入推進政府數字化轉型的重要途徑,就是要進一步改善政府數據開放的數量與質量,引導政府部門及企業利用已開放數據資源進行挖掘分析和應用開發,提高政府反應速度和敏感程度,同時爲社會提供增值服務。

提高對數據開放和數據應用的認識。要明確政府數據開放不同于政府信息公開。政府信息公開更強調公衆知情的權利,其重心在于“知”,側重于信息公開的政治和行政價值,而開放政府數據更強調公衆利用數據的權利,重心在于“用”,側重于數據被開發利用後所産生的經濟與社會價值。“政府信息公開”爲“政府數據開放”在法律層面奠定了基礎,是政府數據開放的前提,而開放政府數據則是政府信息公開在大數據時代的延伸和躍進,實行公共數據資源分級分類、依法有序開放,是建設整體政府、透明政府的必由之路。

制定出台政府數據開放和數據應用的規範與政策。政府數據開放與應用涉及衆多利益相關者,在制定相關法規政策時,要避免僅從政府的視角出發,而應全面考慮數據利用者、公衆、專家等其他相關方的建議、意見和需求。要分層次分領域逐步加大開放力度,首先加快推動政府數據向高校和科研院所開放,讓科研人員能夠利用這些數據進行分析,爲政府決策提供咨政依據。要結合“信用浙江”建設要求,對信用數據管理與開放應用作出頂層設計,對標准規範等進行系統性建構,制定出台信用領域的數據技術、標准規範、運維管理、平台建設等相關政策。

打造政府數據供應鏈激發數據價值。通過打造政府數據供應鏈進行政府數據治理與運營,有利于數據資源資産化、數據資産服務化、數據服務價值化。通過構建政府數據供應鏈體系,將全面彙聚政務數據、社會數據、互聯網數據等各類數據,並進行融合創新,賦能治理變革,服務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基于浙江政府數字化轉型“8+13”重點項目已經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效,要發揮這些重點項目建設得到的數據資源的作用,鼓勵高校和科研院所特別是智庫進行挖掘利用,打造數據供應鏈,形成數據資産,爲企業和公衆提供高效可靠的數據資源供給服務。

處理好數據開放與數據安全的關系。毫無限制地允許數據開放流通必然會帶來風險和問題,而片面地要求開放數據絕對安全,數據將永遠不可能開放。因此,應建立政府數據開放的封閉和緩沖機制。涉及個人隱私、商業機密和國家安全等的政府數據必須加以限制,在一定程度上進行封閉。同時應建立容錯機制,對未按明確規定操作而造成的安全事故要嚴肅追究責任,但是對已按現有規定開放,但因事先難以預計到的風險而造成的損失,則要免除相關部門和人員的責任,從而解除各級政府部門開放數據的後顧之憂,在政府部門內營造允許探索出錯、允許在實踐中不斷改進的氛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友情链接:山西福彩网  159彩票网  双彩网官网登录  中彩网app  m5彩票官网  中国彩吧投注  湖南福彩网  ag体育  彩运彩票  双彩网登录